還未成為REEBONZ會員? 立即註冊享受全新購物體驗。

J.W. Anderson談與Uniqlo的合作:“創造文化價值”

“我覺得,英國現狀真的影響到了我,我們正處在一段很奇怪的歷史時期,”Jonathan Anderson談起自己對英國“脫歐”公投結果的思考,“脫歐”揭露了都市人群,尤其是倫敦的都市人群,與鄉村人群之間的深刻割裂:“一座城市與其所在的國家割裂開來,真是一個奇怪的時刻。”

而就好像要強調英國首都與該國其它地區日益擴大的鴻溝一樣,這位來自北愛爾蘭地區的設計師現在正坐在一間小木屋裡,木屋好好地隱藏在泰晤士河的上游地帶、泰特現代美術館(Tate Modern)的布拉瓦尼克樓(Blavatnik Building)九層。布拉瓦尼克樓以蘇聯出生、居於倫敦的億萬富翁寡頭Len Blavatnik命名,他向博物館捐贈了破紀錄的5000萬英鎊。

“英國性”與“民主”,是Anderson與以色彩繽紛、精心設計的基礎款聞名的日本服裝巨頭優衣庫(Uniqlo)合作設計帶有一個具有濃厚英倫文化的新系列時,考慮得最多的概念。該系列在布拉瓦尼克樓首揭序幕,將在今年9月19日正式發佈。包括包括33件單品的該秋冬時裝系列中有雙排扣風衣、格子呢夾克、蘇格蘭費爾島毛衫與條紋學院風格圍巾。印花T恤售價14.90英鎊起,售價為139.90英鎊的外套封頂。

“對我來說,這次合作的意義在於我對時裝界‘民主化’的堅定信念,”Anderson說道,他在擔任路威酩軒集團(LVMH)旗下西班牙奢侈品時裝屋Loewe創意總監的同時,依舊繼續執掌自己親手創辦的以前衛風格著稱的個人同名品牌J.W. Anderson,但他本人在生活中常常只穿著球鞋、藍色牛仔褲和衛衣運動衫示人:“這也是一次對‘正常’的探索。剛開始做這個優衣庫系列的時候,我真的受到了來自不同層次的挑戰。我也第一次開始針對我平時真正穿的衣服進行反思。”

“我沒有去做人物的幻想,而是人物的現實,”他繼續說,“加入Loewe以來,我對奢侈品的根基發生了質疑。我覺得,如果沒有去質疑每一個方面,我就沒辦法做好Loewe。”

我對奢侈品的根基發生了質疑。

3月,Anderson擔任策展的藝術、時裝、傢俱與陶瓷展《不服從的身體》,在位於約克郡、由建築師大衛·奇普菲爾德(David Chipperfield)設計的赫普沃斯美術館(Hepworth Wakefield)開幕。這位設計師說:“能在倫敦之外的地方做些東西,感覺真是太好了。感覺很民主。”沒過幾天就傳出了他與優衣庫合作的消息。再之後則是到了6月,作為他在佛羅倫薩男裝展Pitti Uomo特別嘉賓設計師進行展示的一部分,Anderson與匡威(Converse)合作推出了系列,造型風格簡約經典,比如棉質斜紋長褲搭配白色T恤:“在這個你想開始民主化的時刻,這些東西就像一幅三聯畫那樣自然地聚集在了一起 。”

Anderson還強調了文化的重要性。“我們正在經歷的這個階段,是消費者對購買商品的方式提出了挑戰,而市場卻沒有跟上,”他說,“優衣庫就是一個文化品牌。而我也將匡威視為一個文化衝擊者——J.W. Anderson也是一樣。在Loewe,我看到的是工藝和文化。”

“我的全部信念就是,每一個品牌都對他們做的一切擔負文化上的責任。無論是簡單的還是複雜的,我們都必須創造出帶有文化價值的東西。”

留下您寶貴的意見

流行新鮮事

流行新鮮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