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未成為REEBONZ會員? 立即註冊享受全新購物體驗。

越來越多設計師出走之後,紐約時裝周該何去何從?

紐約時裝周的局面已經相當不好看了。Thom Browne、Proenza Schouler、Rodarte和Altuzarra都宣佈移師巴黎,而這可謂是紐約實在丟不起的、最有創意的美國設計師,因為紐約時裝周“創意昏睡時刻”早就名聲在外,太多運動服和雞尾酒裙,卻不重視創意發展。隨便和哪位歐洲時裝編輯提起紐約時裝周,他們的目光可能都會開始放空。很少有人是發自內心地想來紐約。

除了Marc Jacobs,紐約時裝週日程表上並沒有太多令人興奮的名字。確切地說,日程上確實有很重要的商業品牌,比如Michael Kors和Tom Ford(2018春夏移師紐約進行發佈),但這些並不是業內期待的時裝品牌。此前曾被“千禧一代”追捧的系列如Alexander Wang與Jeremy Scott,現在算是原地踏步,其品牌粉絲很大程度上也流向了其它新近的熱門品牌,比如Vetements和Off-White。

 

當然了,紐約時裝週日程最大的亮點還是在Raf Simons執掌下的Calvin Klein。但當該設計師為品牌執掌的首個系列收穫公眾讚譽時,絶大多數與我談話的時裝編輯私底下感到並不興奮。他的到來,本該像Helmut Lang在1997年那樣給紐約時裝周重新注入生機,但是目前的人才外流卻指向了相反方向。

 

這是誰的錯?美國時尚設計師協會(CFDA)無疑是其中之一。就近期的設計師外流動向,CFDA總裁Steven Kolb向美國版《Vogue》表示:“如果沒有了紐約,這些品牌沒有任何一個能夠在巴黎展出。他們曾是CFDA/Vogue時尚基金的獲獎者或活動參與者,正因為美國時裝界的民主與開放,他們才能邁出成功的第一步。”這樣的聲明原本旨在降低損害,但這弄得紐約像是通往全球真正時裝之都的備用跳板和人才預備孵化器。CFDA無疑很為自己對年輕設計師的支持感到自豪,但我知道也有品牌多年來敲打CFDA的大門卻得不到任何回應。

 

總體來講,CFDA依舊是一個需要經紀人層層推薦的內推系統。一年一度的時尚大獎來來回回都是熟悉的身影,這也著實證明紐約真正擁有的創意明星力量弱小。也許這就是為什麼部分誕生自紐約下城的品牌時髦如Eckhaus Latta,似乎對能夠遠離CFDA感到開心。

 

Raf Simons的到來本該像Helmut Lang在1997年那樣給紐約時裝周重新注入生機,但是目前的人才外流卻指向了相反方向。

另一個原因在於,紐約缺乏獨立的時尚媒體,與倫敦和巴黎相比更是如此。傳統上支持獨立時裝人才的《i-D》、《AnOther》或是《Purple》都沒有美國版本;另外,美國時裝在學術界也無法提供缺乏支持系統,倫敦的《1Granary》、赫爾辛基的《SSAW》、巴黎的《Vestoj》這樣的歐洲時裝雜誌無法茁壯成長。

 

但紐約最大的問題在於,將“時尚”首先看作是一門生意的觀點已經根深蒂固。在紐約,壓力的來源往往是銷售而非創造,所以紐約時裝的T型台才充斥著無聊的運動服。而這樣的思維往往從學校就開始了。在紐約頂尖的藝術和設計學校帕森斯學院(Parsons),時裝設計課程往往很保守,真正具有才華的學生冒了尖,往往早被大型時尚企業搶走而非被賦予充分的創意自由,他們往往不得不開始設計馬球襯衫。

 

那麼,如何才能重振紐約時裝周?短期的解決方案是要吸引最最重要的品牌入駐。紐約時裝周現在的贊助商亞馬遜(Amazon)財力雄厚,為什麼不讚助美國創意人才的時裝發佈會?比如將Rick Owens從巴黎吸引過來辦秀,哪怕只是一季也好。為什麼不每季設立“特邀嘉賓”環節?就好像佛羅倫薩的Pitti Immagine在Pitti Uomo男裝展做到的那樣:為什麼意大利人能在紐約之前,邀請時下最受關注的品牌之一的Off White在佛羅倫薩進行展示?

 

紐約城本身就是一筆寶貴得不可思議的財富。但是CFDA倒是成功地在Skyline Clarkson Square辦出了最無聊、最令人失望的時裝秀之一。為什麼不努力與政府密切合作,打開城內最經典的建築空間進行時裝發佈與展示?把錢交給Supreme,讓他們在組織關於紐約公共圖書館(New York Public Library)門前的台階舉辦一場滑板比賽如何?

 

要讓整場活動不那麼臃腫,紐約時裝周還需要在甄選流程更嚴格把關,而不是隨便誰都能出現在官方主要日程。巴黎的法國高級時裝公會(The Federation de la Haute Couture et de la Mode)成員品牌只有100個,但CFDA已經超過500家。這樣的話還需要更緊湊的安排策劃。

 

但要改變紐約任何的時尚環節,歸根結底是要改變那種根深蒂固的思維,即時尚與其它產業一樣都是一門生意——因為時尚真的不是。時尚關乎創造力、關乎興奮,關乎壯觀奇景,我們應該學會為時尚的這些特質喝采,而不是逼著設計師將銷售放在第一位。已經有一個非常明確的商業模式存在了,那就是將激動人心的創意放上時裝天橋,在商店裡出售其簡單版本並在不損害商業誠信的情況下追求更多商業機遇。Comme des Garçons就是一個絶佳的範例。Rick Owens和Thom Browne也是。只有當我們停止這種100%商人的思維模式、教育我們的時裝系學生“創意第一”,紐約時裝周才會重生,成為一個令人興奮的舞台。

留下您寶貴的意見

流行新鮮事

流行新鮮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