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未成為REEBONZ會員? 立即註冊享受全新購物體驗。

紐約時裝週Part 1

Calvin Klein
估計Raf Simons會認為,自己給Calvin Klein設計的新系列是三部曲的第二部吧。但也有可能不是這樣。“可能會有七部吧,”他在後台坦言道。不管怎麼樣吧,這個最新系列是一幅美國歷史懷舊檔案清晰圖解:牛仔、啦啦隊長、好萊塢、華爾街,他在上一季就在探索這些。那時,他還是初來乍到的新“美國人”。現在過了一段時間,他適應了很多。他的願景很明顯地、令人激動地黯淡了下來。“美國希望自己會變成這樣——‘未來會很棒的’,我不覺得棒,”他悲傷地說,“但我們或許還能扭轉局面。”

為了這些積極樂觀,Simons與他的左膀右臂Pieter Mulier在美麗與恐怖的基礎上創造了新系列,就和當年Alexander McQueen以同樣基礎開創的時裝生涯一樣令人難以抗拒。Sterling Ruby再度創造了一個令人回味的秀場佈景。天花板垂下了大學行軍樂隊流蘇和啦啦隊員超大綵球,塗抹濃厚的美國色彩。觀眾席上空掛著的小斧子,在觀眾的頭上搖擺不定。戰斧!Paul Bunyan!Lizzie Borden!還有啦啦隊令人害怕的……想想Carrie!

 

無論是不是故意的,Simons在美國夢裡敲實了致命的釘子:焦慮。以種族滅絶與奴隷製為基礎建國而難以控制的自我懷疑。這些終身不安的美國桂冠“詩人”筆下,美夢變作噩夢。他們是阿爾弗雷德·希區柯克(Alfred Hitchcock)、安迪·沃霍爾(Andy Warhol)、斯蒂芬·金(Stephen King)、大衛·林奇(David Lynch)——Simons用各種方式將他們帶進這個系列。希區柯克筆下金髮美人淑女版的精準在1950年代的廓形中產生共鳴。沃霍爾“死亡與災難”系列圖象印在新鮮的棉衣罩衫,一種尤為激起不安的對比。男裝要麼是合體的定製,要麼是粗糙的成衣,這種雙重性令我想起近期第三季《雙峰》(Twin Peaks)裡心理分裂的庫珀探員。Coop的邪惡幽靈C先生要是穿上了沿襲至上一季的Calvin的新牛仔褲和牛仔靴倒會蠻適合。但Randall Flagg也會,他是史蒂芬·金的不朽名作《末日逼近》(The Stand)的怪物。

 

儘管也準備好承認這些參照點都對,但Simons堅持認為這已經被抽象為一鍋美國懷舊曆史檔案的雜燴濃湯,食材還包括:Norman Norell與Pauline Trigere的設計,阿米什人的衍縫,還有“少年心氣”(Smells Like Teen Spirit)的啦啦隊綵球。而且伴隨著史蒂芬·金《小丑回魂》(It)的令人屏息的重製版本即將在全美公開,在《亞當斯一家》(The Addams Family)裡的拖把頭表哥(Itt)吐痰照片的流蘇包,甚至還帶有一種機智?

 

但是系列中的不和諧也不能裝沒看見,這也成為了事情的核心。分歧色彩中的雙重性,瘋狂得流淌在地面的流蘇,尼龍帳篷布料剪下來的類定製服裝粗暴蓋上了批量生產的印章,油漆滾筒蹂躪的丹寧,Michel Gaubert的秀場配樂從《American Beauty》滑翔到《It》:這是一個出了問題的世界。而它曾經如此輝煌。

 

Tory Burch

“從第一天開始,他就給我帶來靈感,”Tory Burch說的是英國室內設計師David Hicks,他的設計在1960與1970年代改變了一整代人的品味。為了幫助她設計新系列,Hicks之子Ashley為Burch打開了父親的剪貼簿。這是破天荒的第一次。

她激動地說,“這是一次真正的合作。”當嘉賓們週五早晨到達秀場所在地史密森尼設計博物館(Smithsonian Design Museum)庭院,她甚至在等待著客人到來的小冊子里加上了剪貼簿複印頁面,散落在草坪上,作為Hicks作為花園設計師加入系列的標誌 (這些“小草”是選的是最綠阿斯特羅特夫尼龍草皮,可能會和Hicks著名的假髮不大一樣。)

 

他以大膽色彩、幾何圖、經典與現代的融匯聞名。全部的語彙用來形容Burch新系列裡乾淨俐落的線條再好不過。粗獷條紋與獨特的六角形圖案也是Hicks喜愛的主題,點亮的原本稍顯疲憊的T恤連衣裙、罩衫上衣與長裙。

 

她表示自己很喜歡Hicks的色彩冒險,但她自己也冒險得用金色絲綢緞面睡裙搭配綴有青銅色蕾絲的天藍口袋。其它配色清新明亮,尤其是被原白照亮的綠色、黃色和橙色。

 

這個系列感覺很夏天,這個印象被系列中的毛巾布、模特手中捲好的海灘浴巾還有長罩衫的休閒放大了。一些半透明亮片連衣裙讓人想到波光粼粼的水面。這種微妙的誘惑很令人想買單,你想馬上在那裡,在泳池池畔,在甲板。Tory帶你去哪都願意。

 

 

 

 

Alexander Wang

他的設計師同儕都收拾家當去巴黎了,但是王大仁(Alexander Wang)沒有走。早就走了又回來了。“每個人都在懷疑紐約沒看頭了,也在質疑紐約的意義,”這位設計師說,“所以我希望給這個從一開始就支持我的社群,寫一封情書。”

這次愛的祈禱採用的是移動時裝秀的形式,叫做#WANGFEST,將兩大車模特運到了曼哈頓兩個地址,最終在布魯克林亮相。時間安排就有點鬆散了,再說排在隊伍最後面的人比任何一個週六晚上想擠進布希維克(Bushwick)的人都得等得久多,但人群帶著美好的住祝願開了王大仁的百老彙總部,而且幸運的是,這就是我遇到他的地方。

 

王大仁不但重新對紐約進行了思考:“人們正在懷疑衣服本身的價值,還在質疑購買衣服的地點和時間,”他說,“看看多數人都是穿實用的運動服、牛仔褲、衛衣還有棒球夾克就知道了。但是我還是相信,購物的慾望總是存在的。”

 

王大仁就是想滿足這個慾望,通過推出一個比近幾季都直擊心臟的系列來實現目標。他想帶來一種玩樂感,就好像模特自己給自己造型,藏有很多小把戲、小變形、小扭曲:西服外套改成了褲子,兩隻袖子隨意在腰間打結,T恤和連衣裙被切劃或披墜變出新形狀。Perfecto機車皮夾克被重新設計成緊身胸衣再連接到蕾絲組成連衣裙。王大仁重新推出了金屬五金件、拉鏈和鉚釘,帶回一些品牌經典款。女帽大師Stephen Jones用黑色鴕鳥羽毛做出了小皇冠,就好像正式著裝的舊時代裡的派對用帽(儘管Kendall Jenner戴著的那頂上面是大寫的“宿醉”)。王先生過去很熱衷地要用自信和積極對紐約致敬。現在,他希望紐約能回饋他一點愛。

留下您寶貴的意見

流行新鮮事

流行新鮮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