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未成為REEBONZ會員? 立即註冊享受全新購物體驗。

米蘭時裝週Part 2

Versace

在特里納爾三年展博物館(Triennale Museum)舉行的發佈會開始之前,Donatella Versace在與幾位記者聊天。自從兄長20多年前被謀殺,她的一舉一動幾十年來就像被置於放大鏡下,走過了自我鞭笞的每一個階段憤怒、否認、放縱自己的不安全感以及最終對現實的接受。“以前我根本沒有勇氣去回看,”她承認道,回想起那個標誌著Versace人生最黑暗之時、為其兄長成就進行慶祝的、鼓舞人心的時裝系列。樂觀,有;懷舊,無。“昨天我哭了,”Donatella說,“今天我不會再哭,”然後,她提到為什麼發佈會可謂全然的奇蹟:“這是新一代年輕人,看看Gianni當年究竟做了什麼的好機會。”

Linda、Naomi、Christy、Cindy對嘴型“演唱”George Michael的《Freedom 90》,作為Gianni Versace 19911秋冬時裝系列發佈會終場謝幕的錄影片段,就是那些時裝精永遠難以忘懷的、“要是在場就好了”的時裝時刻之一。你也永遠回不去了,但Donatella在週五發佈會閉幕時,成功再現當年風華一瞥。時裝表演走向尾聲,Claudia Schiffer、Naomi Campbell、Cindy Crawford、Carla Bruni、Helena Christiansen分別身穿經典的Versace鎧甲禮服亮相,這就好像Richard Avedon為1990年代為品牌掌鏡的經典廣告活動畫面。這些超模們最終加入Donatella,伴隨著《Freedom 90》的音樂走下時裝天橋。“什麼都沒有變,”Donatella笑著說,“這還是同一場比賽,她們每個人都說‘我想走中間’,所以最終5個人都在中間。”但實際只有一個人走在中心,那就是Donatella。這實在是BEYOND(“無可超越”),MAJOR(“最重要的”),GAGGING(“簡直虐戀”)——所有你喜歡用以形容時裝最高等級事件的形容詞都可以扔向眼前這般奇景,奇景之中你感到了戲劇般的超越。

 

走到這一步,花費的時間實在太長了。Donatella迴避兄長留下的品牌遺產。但換做是誰又不會呢?你想獨立,你想從自己的優勢來出發判斷——她花了很長時間才找到自己的路。但現在她有了。過去幾季中Donatella已經研發出屬於她自己的Versace美學。那就是她最終能夠直面過去的強大而自信的基礎。

 

如果本季系列並非Gianni設計中最璀璨的傳奇,那麼與而很接近了。自行車手系列,繃帶系列,那些沃霍爾、瑪麗蓮、詹姆斯·迪恩彩色印花連體衣褲,晶瑩剔透的《Vogue》雜誌封面系列,洛可可式印花絲綢服飾搭配喇叭形褶邊半身裙還有和隨意打結的襯衫以及同色彩緊身褲,牛仔襯衫搭配蓬起的絲綢服飾,蝴蝶,還有埃爾頓·約翰(Elton John)的臉……好傢伙,這就像是現場來了1000套時裝大片真人版。Kaia Gerber也會發現自己穿上的衣服印有母親Cindy登過的某個《Vogue》封面。但時代變了。現在的衣服,擺動起來也與當時的衣服不同。Donatella說,20年前,所有一切都更加克制壓抑。就算進行了諸多重新策劃,她依舊堅持廓形已經不同,除了明顯正在跨越新邊界的、Gianni生前最後一個系列中強烈的肩部設計。25年後,現在的觀眾會如何看待這些1990年代最閃耀的潮流?要是每個人當天腦子都在線的話——棒到不行了真的。

 

當被問及對兄長如何影響了年輕設計師時,Donatella回答說:“讓他們有勇氣去挑戰。”現在看來其實不太能令人理解他的衣服在當時多麼無畏,但Donatella的致敬給這些設計重新活了過來,至少用這種方式讓與她交談的新一代年輕人至少感受到一些旺盛的“根本不他媽care”的特質。就像在夜店裡播放的衝擊心臟的秀場配樂中,葡萄牙DJ Violet重複著“因為你,我們無所畏懼”這樣的話。這些話是Donatella的心裡話。但Alessandro Michele、Anthony Vaccarello、Pierpaolo Piccioli現身前排,也給了她更廣範圍的情緒共鳴。

 

Bottega Veneta

Tomas Maier執掌的Bottega Veneta系列,始終像一個可讀又厚重的潛台詞網絡,往往擁抱安靜又挑釁的想法。開始同場展示男女裝之後這個系統的層次更為豐富。可能很大程度也與模特選角有關,年輕女孩們天然要比同齡男孩更加成熟圓滑。這樣的張力,以及含蓄影射女性總是強過男性的暗示,深深紮根Maier帶有黑色電影感性的時裝系列,給他的設計帶來了一絲穢惡氣息。

他也不逃避這一點。如果他依舊堅持新一季女裝的功能性傾向,他也是用金屬扣環和裝飾將這個概念推動至戀物癖級別。硬件!看看模特Adwoa Aboah,身穿紅色棉質罩衫自由撒落著細小的孔眼。又或者是100%《美國派》風格的格紋外套以及帶有金屬綴邊的半身裙。

 

以實用之名,Maier最初偏向於採用堅挺的棉布、可洗麂皮(可能應該叫Alcantara比較好)甚至是塑料(又至少看起來像塑料),不過這裡也有鉚釘和金箔打磨出了富有異國情調的光澤。然後是真正的麂皮還有奢華的絲綢也登場了。實際上這才是猛戳本季女裝主旨的東西:從普通轉變向最不普通,就算玻璃珠流蘇有點太搶風頭了。

 

但儘管如此,這還是一場時尚煉金術,而且要將其應用在男裝並非易事。Maier本季給男人們帶來了更多色彩。他為男人和女人都選擇了頽廢,絲絨色調,如查爾特勒酒的黃綠色,丁香的淡紫,鋼灰,某種類似甘菊黃的病態色調,還有一種他叫做芙蓉的髒粉色。

 

這些色彩顯然受到英國鄉間別墅凱德爾斯頓會堂(Kedleston Hall)油漆涂法的啟發。該莊園屬於英國英國最偉大的家族之一的寇松家族(Curzons)。自13世紀以來,他們世代居住在自己的土地上。對黑色電影做出重大貢獻的作家雷蒙德·錢德勒(Raymond Chandler),一定會想盡辦法利用這個家族錯綜複雜的傳奇故事來創作,而Tomas Maier也一定享受呆在那裡的每一分鐘。

留下您寶貴的意見

流行新鮮事

流行新鮮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