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未成為REEBONZ會員? 立即註冊享受全新購物體驗。

米蘭時裝週Part 1

Gucci

這在最開始,就是一場冒險。“剛開始的時候,我就像個賭徒,”Alessandro Michele說,“現在我還像賭徒那樣工作。”彼時,他是Tom Ford執掌Gucci時代的門徒,懂得規則是什麼。“我也知道那完全打破了規則。”

這就是Michele押寶出來的Gucci。在週三下午的秀場筆記中,他將其比作一次抵抗行動:抵抗的是“推動人最終激烈迷失自我的速度魔咒”,抵制的是“不惜以任何代價發現任何新事物的錯覺”。這些情緒構成了尖利的回擊,回擊所有都想知道Michele何時能從他域外神話般的標誌性設計風格中離開朝前走的人。答案很簡單:他不會。這些筆記是時裝界中最公然違抗、最難以理解的美妙創意背後思維過程最至關重要的闡述,並繼續讚美“慢慢流連的勇氣”,拒絶“翻開新篇章”。換句話說就是大喊:停下!坐好!認真想!

 

時尚始終像是與自己賽跑。Michele最顯著的成就則是放緩這場賽跑,讓人們有機會趕上時尚的步伐,或者至少是趕上他本人的設計。通過不對時尚要不斷變化求新的教條屈服,他讓越來越多的觀眾慢慢品嚐最初的陌生,所以當他們最終決定準備好在Gucci下單時,還能找到Gucci最初讓他們動心的東西。在我本人確實不太連貫的回憶中這一點是前所未有的:參加Michele最新時裝系列的觀眾都穿上了這位設計師的衣服。男女老少都是……就像一場Gucci嘉年華,一場慶典!感覺肯定不會在近期內停下來。

 

發佈會本身,就像是藏有地球上最神奇文物的柏林佩加蒙博物館(Pergamon)裡的鋭舞空間。換過來想,還能媲美羅馬傳奇影視城Cinecitta的電影拍攝現場,而影視城確實為秀場提供了37座架構(從亞洲、阿茲台克到巴比倫、羅馬),圍繞寬闊的內場進行了精心佈置,似乎在潛意識中創造了Michele在18世紀的古書中尋得的、古羅馬最著名的詩人霍拉斯(Horace)別墅的地圖。這些點你都get到了嗎?但其實你要知道的,就是秀場佈景壯觀、神奇、充滿奧秘。當模特近乎行軍速度走在藍色時裝天橋(象徵著羅馬的台伯河),迪斯科射燈打出一團團模糊的雲再配上飆升的電子樂,明顯的是Michele最關心是要營造神秘的氣氛。普通時裝發佈會的那些清晰燈光都見鬼去吧!它們摧毀了詩意以及任何我們肉眼看不到的事物。他坦言,“我正在摧毀舊的時裝文化。”幾年前我就說他是個朋克了!

 

這種朋克感依舊在本季系列強烈的“對抗性”上表現明顯。所有單品都是這樣。分解成了人們通常評價時裝的單個元素。一件衣服,一條褲子,一件T恤。方格紋。針織。或者是一頂帽子。與平常相比還出現了更多的剪裁。隨後還添上了諸多亮片、神秘的詞彙、卡通形象、飛俠哥頓(Flash Gordon)的頭盔,髮型還像Farrah被困在了核爆測試。這種奇異超現實的美正是Michele的成就,能以此與全球觀眾建立聯繫是他的勝利。他的秀場筆記邀請你“做自己”。發佈會開始前他一直在與幾位記者聊天,談到了“我對你們施加的咒語”。要不是Gucci確實給人們進行了可怕的時裝催眠,這聽起來就傲慢了。而這種魔咒也不會消失。

 

Prada

Miuccia Prada花時間相處的年輕人群相信很快會有戰爭。或許這種未來展望默默地感染了她的新系列。她宣佈:“我們將是最後一代沒有經歷過戰爭的人。”她今天大寫的關鍵詞就是“鬥志昂揚”:“不僅只是女性要鬥志昂揚,這個意義是更廣泛的”。這個關鍵詞最終轉化成犀利風格與各種圖形,也和Prada使用了過去數十年間女性漫畫家作品有關,最終也化為不說廢話、類似垃圾搖滾的抵抗感。

“我很喜歡那些女同性戀者,”攝影師Nan Goldin在秀後熱情地表示。這就是她對本季系列男裝女裝中粗獷鉚釘涼鞋、無袖外套、短褲粗花呢外套男女裝風格結合的解讀。Frederic Sanchez的秀場配樂來自Suzanne Vega和Jimmy Scott對《Nothing Compares 2U》令人驚嘆、憂鬱甜蜜的翻唱,還有L-7樂隊的暴躁女孩的怒火歌聲,還有庫特·科本(Kurt Cobain)——從聽覺上對整個想法進行了詮釋。長褲疊穿帶狀若二手古董連衣裙,你很難領悟不到這個對科本的暗示。

 

如果秀場配樂承認了這種脆弱和女孩們的憤怒,那麼,那些被掛在牆面或是印在Prada時裝上的漫畫女孩都是女戰士。安吉拉·戴維斯(Angela Davis)是其中之一了,我還發誓看到了神奇女俠(Wonder Woman),不過Miuccia對此表示異議。她比較寧願自己的女孩比較沒有那麼“超級”。她堅持表示,“我想看看她們人性的、簡單的、被低估的一面。”

 

但她的系列也並不謙卑(所以有了安吉拉·戴維斯)。但這種耐心中依舊蘊藏了力量感。青年小眾文化始終是Prada豐富的靈感源泉,如今再次被挖掘出並暗示著某種可以隨時搖滾的政正式著裝。豹紋印花,是本季故意採用的Prada本人並不喜歡的時裝元素(但是她用自己很鄙視的元素卻始終很成功,比如麂皮絨)。

 

印花強調了她融合過去、現在與將來的奇異混合的標誌性設計風格。無袖外套搭配全身連衣裙、短褲與無袖上衣,還有那件顏色淡到令人毛骨悚然的粉紅上下裝也是能無縫接入永恆的大衛·林奇(David Lynch)幻想曲,而對正統提出質疑則是Miuccia Prada最拿手的。她通常用一種被動攻擊的方式完成,但週四晚上的發佈會質似乎沒有太多證據表現這種特質。相反地,她所展示的系列讓你渴望下一次參與。我預測會是一種山雨欲來風滿樓的感覺。

留下您寶貴的意見

流行新鮮事

流行新鮮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