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未成為REEBONZ會員? 立即註冊享受全新購物體驗。

時裝攝影師Tim Walker的異想世界

走進Tim Walker位於東倫敦的辦公室,好似一腳踏入了他拍攝的照片中。這個重新改造的工廠大廈被佈置成一間溫馨舒適的童話小木屋。橡木桌面上放著的是完全由他掌鏡的意大利版《Vogue》2015年12月刊,他的救援犬Stig正在爐子邊打盹。

Walker的攝影因其魔咒般的童話夢境與暗黑異像世界而聞名,他獨樹一幟(並大受模仿)的風格見於美國版、英國版與意大利版《Vogue》與《Love》雜誌。他的作品能將原本不協調的靈感完美融合——“比如費里尼(Fellini)與薩拉·穆恩(Sarah Moon)與狄·保加第(Dirk Bogarde)與弗吉尼亞·伍爾夫(Virginia Woolf)跨界,”他說道。甚至在他拍攝的人物肖像中,你都能感到一種自然的敘述傾向。“這都是生來就有的。”談及自己的風格,他表示早期對他影響較大是法國導演Albert Lamorisse的書與電影短片《紅氣球》(The Red Balloon)。

Walker長期以來一直與意大利版《Vogue》保持合作關係,但去年1月,主編Franca Sozzani突然向他提出了意想不到的工作邀約。“她說,‘我們正在進行改變,打算每隔一個月採用Steven Meisel之外的攝影師來掌鏡封面。希望你能來我們拍攝12月刊,’”他坦言,任務相當艱鉅。

Sozzani讓他為這期刊物選定主題,他選了“馬”。“馬不太好畫,但是拍照就很好,”他解釋道。此前他在薩塞克斯郡雷威斯(Lewes,Sussex)參觀“查爾斯頓之家”(Charleston House),這是活躍在20世紀倫敦布魯姆斯伯裡區的文藝波西米亞團體“布魯姆斯伯裡團體”(Bloomsbury Set)位於英格蘭南部的老屋,他的拍攝靈感也由此被激發出來。“這還是來自伍爾夫,她當時打算騎著馬去看她的密友薇塔∙塞克維爾-韋斯特(Vita Sackville-West),後來整個布魯姆斯伯裡團體也喜歡上了這個想法,”他回憶道。Walker還請來了電影《角鬥士》(Gladiator)中負責訓練馬匹的教練Tony Smart,挑選了具有電影風格之美的模特:Jamie Bochert、Christina Carey、Anna Cleveland與Erin O’Connor。大片被命名為“叛逆騎士”(Rebel Riders),花費了兩天時間,最終完成。

造型師Jacob K與Walker共同合作。“在整本刊物的製作過程中,我和Jacob都密切合作,”他說,這也包括與Kate Moss、Edie Campbell與Karen Elson的拍攝。“我先拍好,帶去米蘭向他們展示。最終成品出來了,改動不大。”

今年45歲的Walker生于吉爾福德(Guildford),父親被裁員後,全家遷居到多賽特郡(Dorset)的海濱小鎮布利德波特(Bridport)。他的父母開始改造這些老建築:母親裝飾房間內部,父親負責建築工程。“我從小就相當於住在建築工地裡,度過了非常愉快的童年。”他說。十幾歲時,Walker發現自己傻瓜相機玩得不錯,隨後花了一年時間在康泰納仕(Condé Nast)的圖書館實習。

1991年,Walker進入埃克塞特藝術學院(Exeter Art College)學習攝影,學會使用瑞士寶來(Bolex)電影機、Super 8與基本的賓得35毫米單反相機(Pentax 35mm)。完成學業後,他來到倫敦為Martin Thompson做助理。1995年,他自費陪同Thompson前往紐約拍攝洗髮水廣告。抵達紐約城時,他立刻就明白,自己必須得留在這裡。“Irving Penn、Richard Avedon、Bruce Weber,這些攝影巨匠都在紐約呢。我去見了Arthur Elgort,那是我做過的最有意思的採訪。他拿出一支大麻煙和我分著抽,我們就在工作室的小塔樓上坐著,然後我就抽High了,”他回憶道,當時Elgort與Avedon都希望年輕的Walker能為他們工作,這造成了“進退兩難的可怕困境”。

最終Walker決定為Avedon工作,擔任其第四任助理。他形容這份工作簡直“就像入伍參軍一樣,殘酷無比。Avedon對我說:‘你要將事情簡化,別受到這些器材與閃光燈的覊絆。他不斷念叨:拍那些你喜歡的東西就好,你的鏡頭只對準那些對你來說意義深刻的東西,一朵玫瑰、一個女孩兒或是男孩兒。

當時,Avedon正在拍攝Versace廣告,出鏡模特是Kristen McMenamy與Nadja Auermann。“他實在是一位超凡的溝通者,”Walker繼續說,“模特們換好了黑色迷你裙套裝,腿顯得很長很長。然後Avedon會說,‘好了,現在想像你們是兩隻停在樹枝上的烏鴉,要爭奪樹下那條蟲子。”她們馬上就變成了兩隻小黑鳥兒。他總是會用戰鬥、故事、風暴和動物進行比喻,用具有高度戲劇性的方式去想像、去玩耍。他本人就相當具有戲劇性。”這段工作經歷,對後來Walker獨特手法的形成有著巨大影響。

第二年,Walker的父親病倒了,他回到了英國。“在家裡,我將所有的悲傷轉化成攝影動力;那只黑色盒子吸收了我全部的悲傷、我洶湧噴出的巨大熱情與講故事的慾望。”他自己編了本收錄50幅黑白照片的書籍,送去給英國版《Vogue》的時裝編輯Lucinda Chambers。Chambers發掘了他的潛力(當時雜誌的圖片編輯卻說他完全不懂怎麼拍攝時裝),並委託他進行了“土地女孩”(Land Girl)的拍攝:模特Iris Palmer來到了德文郡(Devon),在他母親的小木屋裡進行拍攝。這次拍攝之後,Walker拿到了包括意大利版《Vogue》的開篇的拍攝工作。

目前,Walker基本呆在倫敦,為拍攝進行研究準備,他接的案子有70%到80%都是時裝大片。新近時裝廣告拍攝包括Lanvin、Aquascutum等品牌,以及Dior、Givanchy的美妝產品廣告,但“拍廣告的難點是,人們總會希望能看到一個很具體的東西,”他說,“但攝影不是這樣的,生活不是這樣的。我腦子裡的那些畫面,其實很難會成為最終的畫面。攝影關乎自由、關乎運氣、關乎那個特定的時刻,還關乎‘那時’,極為精準的‘那個時刻’:光線開始變化,太陽躲在某朵雲背後,人們看起來慘兮兮的,風吹了起來,這一切看起來是美的。”

留下您寶貴的意見

流行新鮮事

流行新鮮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