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未成為REEBONZ會員? 立即註冊享受全新購物體驗。

巴黎時裝週 Part 4

Valentino

Pierpaolo Piccioli說他這一季他的希望是能夠 “將普通變成卓越。” 他並不是唯一試圖做這件事情的人。 但是Valentino在短短幾個月內竟然在秀場上出現了運動背心以及運動褲實在是讓人眼前一亮。

Piccioli在六月份的男裝周的Valentino秀曾讓人印象深刻,他成功的為Valentino注入了時下流行的運動風格。 而這季女裝的秀場上雖然並不想男裝周的那場秀一般突出,但是在運動風的應用上依然獨具一格。 Valentino作為人們心中浪漫主義最後的港灣,這一季一如既往的出現的那些紗裙,亮片,刺繡等等元素完全滿足了人們對於浪漫情懷的期待。其中令人最佳印象深刻的便是模特Vittoria Ceretti所穿著的那件連衣裙。 它具有了所以上述我們所提到的Valentino浪漫元素但是同時如果只看模特的上身部分的衣服,它的形狀基本上是我們去健身房會穿的無袖上衣。 裙子的領子部分更是直接借鑒了潛水服的設計,這可能是第一次如此正式的晚宴裙子上出現了運動裝的元素。

 

罕見的,在秀結束後最使人印象深刻的並不是那些晚宴裙。 Piccioli 對於其他的日常衣服的改動非常現代。 他的靈感來源也很有神秘感,第一個是“Orlando Furioso”這首來在16世紀的愛情詩講述的是主人公Orlando為了愛情而丟失了自己的靈魂,而他最好的朋友為了找回他的靈魂乘坐The Apollo 8 mission飛到了月球(我打算這個週末在我看完了刀鋒戰士電影以後就去看看這首詩)。第二則是Piero Tosi為1968年的電影“Spirits of the Dead”所設計的道具服裝。這些靈感或許聽上去天馬行空,但是Piccioli真正的用到了Tosi的靈感變成了秀場上那件塑料夾克衫。 以及隨後的那件套在短褲上的皮革軍裝式夾克衫。

 

以及第一個關於Orlando的宇航員朋友的靈感,則是在精神層面對他如何將普通的事情變成卓越的思考過程裡對這季設計產生了影響。 他說“對於事情只有表面膚淺的理解是遠遠不夠的。” 當然他不僅僅是指時尚。

 

Alexander McQueen

在英國六月裡陽光燦爛的某一天裡,Alexander McQueen設計師Sarah Burton與她的設計團隊去了著名的 Great Dixter花園。 這裡的景色激發了她想要慶祝大自然中的色彩,形狀以及生命的慾望。 這一天的旅行使Burton覺得“我一直在做著修長的衣服,而這一次我想要大膽的使用其他的形狀,將那些我們熟悉的元素重新的排列組合。”

這一趟旅行便是McQueen這一季的出發點。 於是那些經典的元素,風衣、 Barbour外套、條紋男士襯衫、睡衣、燕尾服在Burton的手下重獲新生。 比如說秀場上燕尾服被變成了一件連衣裙。Burton的確是這一方面的能手。 她還將兩件分別來自英國維多利亞時期與愛德華時期的復古的衣服相拚接而下身在搭配了一件簡單現代的黑色褲子, 簡直就是21世紀的Miss Havisham。

 

設計師說,在我創作時我腦子裡所想的是一個花園。在她的眼裡,女孩子們就像是一個個花朵。 有的模特身穿印著花朵印花的薄紗,隨著走路衣服隨著她飄動著。 而其他更是有的模特像是被壓壞了的花一般。秀開始前,後台上演著驚心動魄的一幕,七個人圍繞著那件紅色尼龍連衣裙試著將它整理順。 有一件裙子竟然是按照刺繡的樣子手工刺繡在單薄的紙上做的,是用紙!

 

Burton曾在過去的幾季中塑造過女異教徒的形象。 而花園似乎給人們的印象是平凡的,自然的,但是她希望通過這一季顛覆這種感覺。 衣服被拆的四分五裂後重新縫合在一起。 就連皮衣以及毛衣都被拉鏈分割開。 而所有的衣服搭配的都是厚重的朋克靴子。 就算是最後幾個極美的裙子,都是不對稱的,像是被撕拽到了一邊。 所有的模特的髮型與妝容就像是剛剛從暴風雨裡面走出來的一樣。 這就是Burton想要塑造的全新的形象,狂野卻接近自然,浪漫卻又真實。

 

今天是美國歷史上黑暗的一天(拉斯維加斯槍擊案),Burton 說她曾經見過一個在著名的Kew Gardens 工作的科學家告訴她: 從原始社會開始,女人們的專長便是去尋找對身體健康的藥品,而男人們則負責尋找毒藥。或許這就是天性吧。

 

Louis Vuitton

秀場中最具有話題性一套衣服,便是那件套在路易十四時期的蓬鬆印花襯衫上的印著標語 “Stranger Things” 的T恤。 將高級服裝與看似廉價的服裝相結合是Ghesquière的專長。 畢竟當然令他名震一時的便是他在Balenciaga上面使用了恐怖電影The Goblins的背景音樂。 當年的Balenciaga在他的這一特殊的鬼才靈感下,觀眾們從不知道在新的一季會出現什麼。 在一季又一季的考驗下,他從未讓人失望過,還有比 Ghesquière的Balenciaga更令人滿意的事情嗎?

而現如今,來到了Louis Vuitton的Ghesquière卻並沒有以前那麼幸運了。似乎已經出現了一些靈感枯竭,至少在這一季之前還是這樣。而這一次Ghesquière拚死一搏,成功的將在危險邊緣上的Vuitton拉回了正確的方向。在這一季的秀場上我們看到了一場完美的時尚暴風雨。 這一次的秀場依然選在了羅浮宮,並且是在博物館的最古老名叫Pavillon de l‘Horloge的城壕部分。這裡剛剛被重新改造後對遊客開放,在這裡大家可以看到羅浮宮幾百年來的歷史變遷所留下的痕跡。而背景音樂是由法國音樂家WoodKid打造,由唱詩班演唱的一首宏偉的像是再像死亡致敬的安魂曲。將目光回到秀場上,前幾個look模特們像是從一個奇特的時光機裡走出來。傳統的錦緞雙排扣常禮服搭配上現在最流行的厚重運動鞋, 就像是一個穿著運動鞋要去運動的18世紀法國貴族。Ghesquière並不是第一個將不同時代的衣服相搭配的設計師,Alexander McQueen 以及Raf Simons都曾經做過類似的事情。 但是在Vuitton確是Ghesquière找到的一個新的突破點。如果Vuitton的品牌理念是服務在旅途上的人,那麼Ghesquière則找到了一共新的旅途,那就是不僅僅是在地域上的旅行,而是在時間上乘坐時光機的特別之旅。

 

秀結束後,他談到了影響他的時代錯誤,歷史矛盾這兩個抽象的概念。從整個系列中都能看到這兩者的影子:霧都孤兒中的頑童所穿的褲子;印花的晚宴裙子在臀部的曲線設計,像是法國歷史上最美的王后Marie Antoinette所穿的睡衣;名模Mica Arganaraz所穿的刺繡皮夾克衫像是墨西哥樂隊的演出服。當你將路易十四的禮服襯衫上面套上了當下最流行的印著標語 “Stranger Things”的 t-shirt,你不僅被這種時光穿插的感覺震驚的像被電擊後頭皮發麻的感受。這中震撼就是Ghesquiere這一季成功的證明。

留下您寶貴的意見

流行新鮮事

流行新鮮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