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未成為REEBONZ會員? 立即註冊享受全新購物體驗。

巴黎時裝週 Part 3

Givenchy

在Givenchy一系列長而有趣的創意總監名單裡,從John Galliano、Alexander McQueen、Riccardo Tisci到Clare Waight Keller,最神奇的一點莫過於只有後者真正見過品牌創始人Hubert 。如今90年歲的他,聲稱她將從其檔案館的初始草稿中捕捉到其精髓。他喜歡堅硬的肩膀、俐落的褶皺和寡淡的色彩,強調黑的角色。四葉草是他最喜愛的紋路,象徵著好運。此外還有動物圖案。而且,就Hubert看來,一切都應以高級定製為出發點。

Waight Keller無法從那裡開始,她的首個高級定製系列將在明年一月發佈,但是大師教導她的其他知識,都在這個新揭曉的系列中得到了展現,令人感到驚喜。“他代表的是一種舒適區,”在上週早些時候的預覽中,設計師說道:“這個平行感讓我更想往那個方向走。” 這意味著,就算上衣沒有袖子,也能有強硬的肩膀(裡面有肩墊。“一些讓輪廓成倒三角狀的東西”,她稱之為。)刀鋒般的褶皺用在不對稱裙上。此外四葉草和斑馬紋的使用,以及一批養眼的小黑裙。

 

她覺得她需要為該系列注入自己的性格,反映出她在Chloe時期呈現的頗受歡迎的無拘無束感。Waight Keller為她新的工作,調整了這種感覺。“強調肩膀,讓情緒變得更加強勢。”她說道,更適合Givenchy生來就有的都市腔調。

 

但最根本改變在於完全實現了Givenchy男裝和女裝系列的整合。在Riccardo Tisci之下,男女裝業務都很強。Waight Keller認為這反映了巴黎男孩與女孩的一些基本特質。“他們在一起的時候,很性感,就連他們在餐廳中也一樣。”她渴望為其男裝創造角色。她顯然成功創造了至少一個:完美的巴黎男友。你幾乎可以將他看做是Hedi Slimane眼中壞男孩,性格、為人比較好的弟弟。他的女友大概會穿Waight Keller設計的條紋上衣和迷你皮裙。“我眼中的摩登堅韌感。”正是她形容此種伴侶關係的詞句。

 

然而,當她提及Hubert de Givenchy和Audrey Hepburn,這對時裝史上最著名的設計師、客戶關係時,她承認,雖然他們很愛對方,但他們無法在一起。而她對於分離這一概念的痴迷一點也不亞於陪伴。你甚至希望在她的新系列中看到更多反差和鋭度。這並不是說她對於品牌的歷史唯諾是從,只是善於觀察罷了。最明顯的猜測莫過於她刻意收斂了許多。發佈會的請柬是一個巨大的塑膠材質的透明信封,空空如也。要是還不夠神秘,Palace of Justice秀場內座位上放著的信封中,是一捆空白的卡片。或許,未來將會把上面的空間填滿。

 

Balenciaga

Demna Gvasalia不僅是設計師更是一個社會學家,在他的眼裡時尚像是一個社會學案例。資產階級打扮成什麼樣?那裡的街頭文化是什麼? 如果我把兩者融合在一起會怎麼樣?

Gvasalia所設計的Balenciaga通常都會帶給我們一些驚喜,這一次的驚喜便是:變身成為厚底鞋的CROCS! 這個在全世界時尚圈“臭名昭著”的品牌搖身一變成為了2018春夏秀場上的亮點之一。 “它很新穎,很輕便,是一塊泡沫。” Gvasalia對它讚不絕口的同時像是在暗示你“你難道指望我墨守陳規嗎?”

 

你可以期待,甚至祈禱,自Balenciaga 2016年秋冬交手到Gvasalia手中後驚喜不斷,不管是對於將藝術與時尚相結合方面還是在突破服裝的界限上,我們都已看到了Gvasalia的努力。他說:“我希望給Balenciaga注入更多我自己的風格,我認為讓我開心並且有價值的是,品牌可以按照我的風格繼續下去。” 不可避免的,Gvasalia的這種價值觀也應用在他創建的品牌Vetements。 Vetements這個充滿了社會學哲學的品牌,至今對於時尚界的衝擊還似乎揮之不去。Gvasalia說“時尚是一個溝通的工具。” 而Vetements想要表達的時尚可以賦予一個平庸的物品新的含義的能力,比如說那件印著泰坦尼克號的衛衣,以及那件DHL logo的襯衫。而接下來輪到了:CROCS!

 

這一季,Gvasalia展現了Balenciaga最標誌性的設計,衣服特殊的輪廓,以及將不同的元素融合提煉的能力。皮夾克和背心,風衣和短夾克,睡衣外套和機車夾克,這些看似毫不相干的單品用一種看似笨拙的方式拼接在了一起。Balenciaga的經典形象正在像著越來越貼近設計師Demnaville的審美貼近。

 

這場秀的亮點還有許多:誇張的比例,看似亂穿的造型,像是日常的衣服。那些像是遊客們平時跨在腰間的斜挎包,體積巨大的短袖襯衫,沒有摘下來防塵布的手包(像是媽媽從小告訴你的那樣,貴重的物品一定要包好儲存好)。在布料上也有兩個亮點:印滿了開心的事情的假報紙布料,以及印滿了美金以及歐元的布料。

 

在看到那個印滿了美金以及歐元的布料時我不僅想到了這周我和另一個設計師的對話。 當時我們正在討論設計師以及藝術家,他認為Gvasalia就像是時尚界的Andy Warhol。他們都喜歡賦予那些司空見慣的舊東西新的含義,並且他們的創作動力都是源於生活中陰暗的一面,比如說死亡等。以上兩種方式都是Gvasalia創作的基礎。Balenciaga的秀場原本計劃是在巴黎的街頭舉辦,直到警察的干涉打亂了這一計劃。最終的秀場是在一個漆黑的場地裡舉行,唯一的聚光燈隨著模特的出場跟隨著模特移動,背景音樂像是一個顫動的發動機。“我希望在場的觀眾感受到一種進入了某種危險的場所,好像有一些事情即將要到來。”Gvasalia說 “就像是我們當下的時代,而時尚一定是代表當下的。”

留下您寶貴的意見

流行新鮮事

流行新鮮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