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未成為REEBONZ會員? 立即註冊享受全新購物體驗。

巴黎時裝週 Part 2

Chloé

時裝傳奇中,Chloé女孩就像是童話的造物,代表了純粹、浪漫的女性氣質。但該時裝屋新上任的創意總監Natacha Ramsay-Levi有了新想法。“她也是有脾氣的,”週四上午在她為時裝屋執掌的壯觀首秀宣佈。邀請函是一小盒火柴,這種普通小物你能在任何人的家裡。Ramsay-Levi過去也收集火柴盒。但處理不好這個小東西,你就在玩火。

所以本季系列也帶有某種迷人的張力。Ramsay-Levi把一些甜蜜帶給Chloé,罩衫、垂擺的腰圍、喇叭袖、魚尾裙邊、孔洞,總是帶有某些怪異的氣質。比如處女棉質連體衣的金屬扣眼裝飾花邊;印度藝術家Rithika Merchant繪製的民俗象徵畫作為印花;帶有強烈少女氣質的花朵連身裙綴滿鉚釘的花邊和束帶;以及終場造型史詩般的網格與灑落亮片的禮服(大祭司穿的!)還有些模特戴著精緻的指節銅套。象徵著“無限”的字母O,幻影頻頻出現在衣服上。

 

Ramsay-Levi還是個歷史迷。她談到的是“不同的文明,過往的歷史紀念品”,你能從她的系列裡看到從牧場連身裙到維多利亞麻織物到巴巴里古董黃金。剪裁裡帶有一絲假小子氣質,馬尾辮女孩的繡花小馬,帶有搖滾小妞氣質的裁短明線牛仔褲以及蟒蛇圖案單品(Chloé女孩可以說是先驅了),但看著Ramsay-Levi在秀後應對前來道喜的人群(她顯然已是本地女英雄),明顯能感到新的Chloé女孩有多少氣質來自她本人。如果此前對於她跟著Nicolas Ghesquière當了15年學徒的事還很值得一提,那麼這場發佈會,她無疑在做自己。裂口,之類的,全部都是。

 

Loewe

“我競爭不動了,那根本停不下來,”Jonathan Anderson在週五上午他執掌的Loewe最新一季發佈會結束後表示。這番坦言令人好奇,因為他總能為任何工作上需要的事情隨時做好準備。但是,他的這番聲明巧妙地轉入了他本人目前對“削減”與“真實”的痴迷。這在他個人品牌最近兩季系列也表現得很明顯。他近期為Loewe設計的系列帶有性感又輕鬆的巴利阿里群島(Islas Baleares)風格反映出他與“現實”的交往,本季則突出的是巴利阿里的舞會,進一步將Loewe的新定位深深紮根西班牙。

但是Anderson的超前也少不了會出現。他說,“我深深痴迷的,是那種原本最正常的東西變得最令人不安的概念。”他這樣的感覺就和希區柯克(Alfred Hitchcock)或斯蒂芬·金(Stephen King)很像了,但他運用的手法最突出的並非某種對擺脫的渴求。搭配黑色燕尾服長褲的T恤?他的解釋是,“這將簡單複雜化。”那件格紋工裝背心連身裙被壓皺搭配長及地面的T恤也是。還有拼綴與佩斯利花紋披肩雜交出性感的窄身長裙。其中還有一段花朵圖案的愛德華時代插曲,還有半遮陽帽半頭盔的頭飾,暗示著女性退回園藝領地,作為對眼下快速生活節奏的健康回應。

 

這裡還有切出的細絲、串珠單品,好像籠罩了一層Anderson創造的巴利阿里群島霧氣。他還撕碎了一件經典的戰壕風衣,你突然意識這位設計師會對面料固有的可能性感到極為興奮。他激動地說:“布,衣服是布做成的。”他在秀場所在的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大樓裡,掛上花費數月人工編織的巨大掛毯。還有些是Steven Meisel掌鏡的品牌新廣告,比如將水果含在口中的模特(這就是將平常之物變得令人很在意的範例了)。給人印象更深刻的一幅20英呎的放大照片,來自Anderson在後院集市裡找到的一小張老照片,一群男孩站在泥濘中。“小照片裡的大姿勢吧,”他說,輕描淡寫得很高超。

 

這就是他技藝的精髓。直抵核心的轉變是愛玩的魔力。擾亂與難題紛至沓來玩遊戲。有一件毛衣正面像是織進了Loewe的撲克牌。球鞋前端彎曲翹起,就像阿拉丁王子的鞋,還有鞋子帶有類似劍龍背脊的骨板。衣服的比例在這裡被拉長被扭曲,連衣裙側彎成躲貓貓的鑰匙孔。Anderson或許對正常痴迷,但他更喜歡透過鏡子來看。“你還是要做夢,”他微笑著說。

 

留下您寶貴的意見

流行新鮮事

流行新鮮事